公告
推荐文章
专家智库
李稻葵: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都将“从紧”
2017-11-24 11:00:38

 11月22日,在新浪财经主办的“2017新浪金麒麟论坛”上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、原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表示,资产流动性过高是中国金融目前最大的风险,所以,未来一段时间,中国的货币政策都将是从紧的。
他表示,十九大报告描述了一幅中国经济发展的恢弘蓝图,2050年要变成现代化强国。从现在到2050年还有33年的路程要走,相当于在经济发展、社会发展、国家民族复兴方面还要跑一个“马拉松”。
“跑马拉松的应该懂,这33年,不在乎短期内你能跑多快、多领先,关键在于可持续性,动作不能变形、不能抽筋、不能岔气,不能中途跑不动、歇下来。”李稻葵表示,“所以,十九大报告传达的最主要的一个信息,就是未来33年一定要保持整体的增长态势,绝不能够出现重大的倒退。”
如何避免出现重大倒退?在李稻葵看来,首先绝不能出现金融危机,也就是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,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
“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一旦发生经济危机,经济发展将会倒退10年、20年,甚至于,30年。”他说,“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,日本的经济倒退了10年,到今天还没有走回当时的最高水平,这就是金融危机带来的祸害,所以坚决不能发生金融危机,这是必须要死守的底线。”
而什么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金融风险?有人认为是高杠杆率。不过,在李稻葵看来,由于中国的国民储蓄率很高,所以杠杆率高一点并不算大问题。相比来讲,资产流动性过高才是中国金融最大的风险。
“我们的主要金融资产不是股票,不是债券,而是银行存款+现金,即广义货币,它占GDP的200%,换算成美元就是23万亿美元。”李稻葵说,“因此,只要有1/6的国民不相信人民币,不相信国家的金融稳定性,想换成美元出走,中国的外汇储备(3万亿)就远远不够了。所以,这是第一大金融风险。”
他判断,未来一段时间,货币政策总体上讲都会是从紧的,要通过较紧的货币政策,逐步解决“金融资产流动性太强”这个问题。
“过去两年已经按这个路子走了,广义货币的增长速度都比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低,2016年的目标是13%,实际执行是11%多一点;2017年的目标是12%,到目前为止10%都不到。”李稻葵说,“所以,适当放缓贷款的量,增加债务的发展水平(债务流动性比较低),将是一个重大的发展方向。”
“所以我们要把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住,把流动性很强的金融资产固定在国内,而不要跑出去,这是保持可持续增长的第一件大事情。”李稻葵说。


版权所有: ©中国工商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邮箱:info@gongshang.org
政策指导:国务院办公厅、中国国家工商总局
主办单位: •中国工商服务中心 •中外联合征信中心 •中外联合认证中心
总部地址:中国香港湾仔谢斐道218号谢斐大厦5楼
免责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来自网络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返回旧版